找對了題材,就是“刀對了鞘”

找對了題材,就是“刀對了鞘”

說到北京曲劇,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演北京人,講北京事。60多年來,《茶館》《龍須溝》《珍妃淚》《煙壺》等數百個北京曲劇劇目,京腔京味兒濃郁,別有情趣。站在新時代,面對新的傳播環境和新一代觀眾,北京曲劇應該如何塑造人物、挖掘故事?

2019年10月,北京市曲劇團推出的新作《王致和》得到了業界專家及觀眾的肯定。這部劇勾勒出中華老字號創始人王致和的傳奇人生,豐富了北京曲劇的創作題材。

“為什么觀眾喜歡?因為劇中都是北京人再熟悉不過的東西了。”在該劇編劇張永和看來,這一題材正適合用北京曲劇來呈現。

“王致和臭豆腐,老北京人沒有不知道的。從前胡同里‘臭豆腐、醬豆腐’的叫賣聲,是北京老百姓的集體記憶。”張永和說,早在1995年,自己就萌發了創作《王致和》劇本的想法,直到2018年,他終于完成了劇本。

關于王致和的傳說很少,只知道他是安徽省寧國府太平縣仙源人,1669年進京趕考落第,困頓京城,無意之間研發了京味臭豆腐。有限的信息增加了劇本創作的難度。

《王致和》的劇本改編整理,由北京市曲劇團的編劇滿意在5天內完成,他說:“張永和老師的創作為曲劇墊定了扎實的基礎,讓王致和這一人物躍然紙上,為曲劇的創編提供了很大的發揮空間。”考慮到當下觀眾對于舞臺呈現和故事表達的審美要求,滿意和導演方彤彤在張永和原作基礎上做了一些深加工,突出了王致和從最初一心想要求取功名到后來成為商人的內心變化,著重表現了人物一生中的起落和抉擇。

歷史學家閻崇年認為,《王致和》的“好看”,在于其將“四民制度”中最末位的“工”“商”加以歌頌,這在主題上是一個突破。“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過去文人追求的人生目標是金榜高中、進入仕途。而曲劇里,王致和告訴人們:人的前途多種多樣——不中進士,還可以制作和叫賣‘臭豆腐’。”閻崇年說。

戲曲評論家康式昭認為,這部曲劇展現了王致和的一生,融入其為人處世和價值選擇,讓更多的觀眾了解到王致和這個人物以及由他創辦的這一品牌的魅力。

作為該劇的總導演,凌金玉表示:“該劇在舞臺表現上突出戲曲化,增加了唱腔和音樂,最重要的是對‘京味兒’的堅持——必須用單弦曲牌,臺詞必須是北京方言。”他認為,盡管時代在變,但北京曲劇生活化與戲曲化相結合的特點不能變,這才構成了北京曲劇在戲曲百花園中的獨特芳香。

用戲曲來表現中華老字號的發展歷史,《王致和》并非首次。張永和曾創作的新編京劇《風雨同仁堂》以上百場演出獲得觀眾和市場的雙重認可。“老字號和劇目創作結合的空間是無限的,其中有大量題材和好故事可以挖掘。”張永和說,很多專家學者對于“文企聯姻”的創作模式給予肯定,但他認為題材選擇非常重要,“并不是所有的商業題材都適合以戲曲的方式演繹,選對了題材,就是‘刀對了鞘’。”

盡管《王致和》首演獲得肯定,張永和希望這部劇能夠在未來的多場演出中不斷磨煉調整。原創劇目常演常新,經久不衰,對于一個劇團來說十分重要。談及曲劇的未來,張永和一再提醒年輕的編劇和演員:“什么時候,都不能忘了戲曲創作的‘根’和‘魂’。” 在他看來,北京曲劇的根在于“京味兒”,用北京話來展現北京的犄角旮旯、方方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