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文藝小青年的想象與成長

民國文藝小青年的想象與成長

12月25日,話劇《牛天賜》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首演。青年演員郭麒麟在劇中飾演牛天賜一角,贏得觀眾好評。長達3個小時的演出中,牛天賜從一個被人遺棄的嬰兒成長為19歲的少年,觀眾陪伴著他一起感受成長中的喜悅與悲傷,也喚醒了人們對童年經歷的回憶與思索。

《牛天賜傳》首登話劇舞臺

和《茶館》《駱駝祥子》《四世同堂》這些經典老舍作品相比,《牛天賜傳》是個稍顯陌生的名字。1934年,老舍在山東濟南執教的間隙寫下了長篇小說《牛天賜傳》,小說講述了一名剛剛出生的嬰兒被遺棄路邊,被本無后嗣的牛家收養,取名“天賜”。牛天賜的養父牛老者是個有著若干店鋪和房產的商人,牛老者一心想把牛天賜培養成一個精明的商人,承繼自己的家業;養母牛老太太則是出身官宦之家的婦人,一心想把牛天賜培養成為一個官樣兒子,以完成未竟的心愿。卻不想事與愿違,牛天賜的成長道路與牛老太太的期待截然相反。“拐子腿”和“私孩子”兩個標簽讓牛天賜在成長的道路上不斷感受到周遭世界對他的歧視和冷落,想象成了牛天賜抵抗現實的唯一工具,使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得以喘息,卻也陰錯陽差地讓他背負了對于養父母死去的愧疚。于是,一個既不官樣也不體面的民國文藝小青年就這樣在時光的步履中蹣跚成長起來。

在《牛天賜傳》中,老舍用幽默細膩的筆觸,將一個孩子成長中的喜怒哀樂悉數展露。同時,還以孩子的視角,為讀者提供了一個重新觀察、審視成人世界的機會。作品中,除牛天賜外,老舍還塑造出很多鮮活典型的人物,如牛老者、牛老太太、紀媽等,可謂一幅北平人生百態圖。

方旭再度改編老舍作品

能夠將《牛天賜傳》改編并搬上舞臺是老舍之女舒濟多年的心愿,但因為題材的特殊性,一直未能成功。今年是老舍誕辰120周年,有著“老舍專業戶”之稱的著名戲劇人方旭選擇將話劇《牛天賜》作為一份禮物,獻給老舍父女, 這也是方旭繼《我這一輩子》《二馬》《離婚》等作品后,再度改編老舍經典。

憑借多年改編老舍作品的經驗,方旭不僅精準提煉出原著精髓,還尋找了這部創作于近百年前作品的當下性與普適意義。“人人都是牛天賜,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困惑、煩惱,不會因為時代的不同而發生本質改變。我相信在這個故事里,每個人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方旭說。

為了將《牛天賜傳》搬上舞臺,創作團隊籌備了一年半之久。5個月的劇本創作過程中,劇本反復修改打磨,完成了牛天賜內心世界的舞臺外化。

此外,方旭力邀王琛、胡天驥、劉釗、阿寬等藝術家加盟,在舞美、服裝、造型、音樂、偶等層面進行了大膽嘗試。舞臺上8塊坡度平臺不時開合,靈動多變地創造出牛宅、街市、學校等空間,營造出充滿想象力的舞臺空間。周飛、周琦的現場伴奏更是給演出增添了一抹亮色,充滿現代氣質的音樂混搭上傳統的鑼鼓經,把《牛天賜》中角色的內心展現得淋漓盡致。此番打造出一部既充滿極簡美學,又具有豐富想象力和趣味性的當代話劇作品,是方旭大寫意戲劇風格的一貫追求。

更可圈可點的是,方旭首次嘗試將人偶結合的表演方式融入進來,從而構建出外在形象與內心感受的雙重表演空間。這在國內戲劇舞臺并不多見的偶,為“嬰兒”的呈現成功加分,也將舞臺表現推上了一個新臺階。

郭麒麟完成話劇首秀

青年演員郭麒麟出于對京味兒文化以及老舍的熱愛,在該劇中完成了個人話劇首秀,并奉獻出了精彩的表演。他在扮演主角牛天賜的同時,也同步操縱著象征牛天賜的偶,一人一偶合作無間,演繹著這個橫跨1歲至19歲的高難度角色。

初次登上話劇舞臺的他,自然也少不了老搭檔的保駕護航,平日里的搭檔閻鶴祥此番在劇中扮演牛天賜的好伙伴——“門墩兒”一角,兩人的天然默契更是為他們的表演錦上添花。

在《二馬》《老舍趕集》中,全男班的表演給觀眾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牛天賜》在延續全男班表演的同時,也在不斷探索著戲劇表演的更多可能性。17位演員在短短兩個多小時里,一共詮釋了68個人物,其中一位演員最多需要扮演9個角色。有的角色雖然只有一兩句臺詞,但演員通過真摯生動的表演,便將其性格刻畫得十分到位,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據悉,該劇由天橋盛世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與北京抓馬艾克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北京大麥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樸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出品,首演結束后將于明年開啟全國巡演。